存在就是合理

来源:英盛网      发布时间:2012-12-10      点击:
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里早有揭示。他说,黑格尔的名言“凡是现实的就是合理的,凡是合理的就是现实的”,“这显然是将现存的一切神圣化,是在哲学上替专制制度、替警察国家、替王室司法、替书报检查制度祝福”。多年来我们被粗暴简化的格言句式所蒙蔽了。黑格尔的本意是:现实是理性事物的反映(reflection),现实的存在必有其内在之理,而不符合理性(和逻辑)的事物将被现实所淘汰。而被简化的庸俗格...
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里早有揭示。他说,黑格尔的名言“凡是现实的就是合理的,凡是合理的就是现实的”,“这显然是将现存的一切神圣化,是在哲学上替专制制度、替警察国家、替王室司法、替书报检查制度祝福”。

多年来我们被粗暴简化的格言句式所蒙蔽了。黑格尔的本意是:现实是理性事物的反映(reflection),现实的存在必有其内在之理,而不符合理性(和逻辑)的事物将被现实所淘汰。而被简化的庸俗格言则为一切存在找到蛮不讲理的理由,真是云泥之别。

黑格尔还大量论证了正、反、合(否定之否定)的辩证转换逻辑。对于困顿中的创业者,黑格尔的哲学大厦仿佛开启了一扇透出光亮的门,铺设的是一条光明的通途。

西方哲学家们在一个上帝不存在的世界中,一直寻找着上帝的替身,斯宾诺莎推崇非人格上帝,黑格尔推崇绝对精神,在此之前和之后,还有逻各斯主义,“至高的形而上”(笛卡尔),道德定律(康德);在东方,则有梵(印度)和道(老子)。

哲学家们寻找上帝的替身,目的何在?

因为在世俗世界中,神的体系崩塌以后,确定性的消失!人类生而笃信确定性,在确定性的笼罩下,人们感觉到安全;但随着旧有系统的瓦解,新的体系尚未建立,在新的不确定性下,人充满恐惧和茫然——纵观历史,不外乎是消解和重建的轮回与循环——哲学家们必须寻找到一个使人类重建信心的完备体系。

黑格尔顺着古希腊逻各斯主义的藤,摸索到了绝对理性和辩证法,并逐渐建立起了一座巍峨的哲学殿堂!

在这里,对于理性和现实,黑格尔还有很有意思的表述——哲学的任务在于理解存在的事物,因为存在的事物就是理性;哲学的最高目的即在于“确认思想与经验的一致,并达到自觉的理性与存在于事物中的理性的和解,亦即达到理性与现实的和解”



伟大的黑格尔!

创业者困境

显然,本文不是为了讨论哲学问题,笔者的见识是无力对黑格尔复杂的哲学体系完成意见、描述和评判的。本文讨论的是企业问题。

企业家是一个外表光鲜,内心纠结的群体。何为企业家?

企业家entrepreneur一词来自法语,意为“冒险事业的经营者或组织者”, 目前对企业家一词还没有一个权威的、统一的定义。可看出企业家的一些本质特征:冒险家,创新者。

企业家、创业者是一批不断在推翻确定性,并且在不确定性中重建逻辑体系的人群,企业创新如是。

这种身份识别注定了企业家这个群体必须不断在确定性的温床、牢笼和不可知、不确定的海洋之间不停摇曳,在世人误解的目光中偏执地探索终极和彼岸,并成为终生的职业。

当世人寻求确定性的庇护时,企业家却要主动出击摧毁之,进而建立新的体系,再摧毁或创新,生生不止。

但企业家的恐惧和不安并不会由此而减少,变速加剧的世界,金融体系的崩溃,技术的变革,政策的调整,任何一个小的缘由都会加大这种恐惧和不安;由于其特殊性,企业家群体有更大的需求在现实和理念中寻找平衡,在宗教和哲学中寻找慰藉,在黑暗的隧道中寻求光明的通道。

黑格尔以先验的天才,挖掘了绝对理性(绝对理念),以不容置疑的语气预言了合乎理性的事物必将成为现实,而不合乎理性的事物终将被现实所淘汰——这像是给人在吃定心丸。

如果我们看看金融市场的疯狂、泡沫,以及在疯长期间人们的狂躁和迷乱,以及市场崩溃后人们的恐惧和不安,我们就知道黑格尔的论断有多深邃。妄像中的虚假使人们迷失了对真实的判断,唯有当人们回归理性时,才是真实的现实。

对于创业者和创新者而言,不论你被追捧或是质疑低估,你所唯一需要关心的是你所从事的事情是否“合乎理性”,因为合乎理性的事物早晚会成为不容置疑的现实。

同时,黑格尔以正反合,否定之否定的命题为事物的辩证,轮回提供了方法论,使他的理论大厦不仅有基石和命题,还有叠床架屋的完整路径图。

笔者无法为黑格尔辩证法描绘完整的图景,但可以简单描述一下:

黑格尔的辩证法,辩证法是由正题、反题与合题组成的。所谓“正题”、“反题”、“合题”,其实是绝对精神在不同阶段的表现形式。正题必然地派生出它的对立面———反题,并且和反题构成“对立”,最终二者都被扬弃而达到“统一”的合题。

所以,辩证法就是绝对精神不断流动、展开的一个历史过程,它是动态的。任何事物,都是在“正→反→合”的辩证发展的过程中存在。“绝对精神”,则是黑格尔对“正反合”的最源头的定义。

黑格尔为“正反合”逻辑打的比方是这样的:一颗麦粒,开始只是麦粒(正),但它实际上已包含了突破自己、否定自己的因素,这就是要长成麦苗。当它真的长成麦苗时,就不再是麦粒了,而是达到了麦粒的对立面(反)。麦苗最后还会成熟结种产生新麦粒。新麦粒不是麦苗,也不同于原来的麦粒,而是两者综合的产物(合)。

 创业之“劫”

创业企业不断面临升级和创新的挑战。如果在本系统内产生的失衡状态,将由一个新的系统来补充完善,并达到合并系统的统一,直至新的合并系统的失序状态——而历史就在旧的失衡和新的平衡之间不断被创建!

对许多发展中的小企业而言,新的系统就是从“小我”向“大我”升级,由“个体意志”向“群体意志”转移,由小范围的强力体系向大范围的弱力体系发展。

如果新企业的起点是“无”,追求的终极是“有”和“绝对”,那这些企业必将经历正、反与合的辩证过程。随着企业对“绝对”和“同一”的不断追求,企业目标越来越抽象甚至虚空,边界越来越广泛,手段和方法越来越多元乃至灵活,逻辑体系越来越庞杂,但是这些都不会影响创业企业目标的恒久不变,以及所持的企业文化和价值观念的包容度。

这也许是创业者在创建体系过程中最为纠结的过程。但是一旦去顺利通过纠结的节点,一切都会豁然开朗,一马平川。

《黑客帝国》中,Matrix的创建人Architect在创建Matrix之前曾经有无数个失败作品,直到Matrix 6代的诞生实现了人类和智能机器之间的平衡;现代物理学也认为在这一个宇宙之前和之外有无数个宇宙。在创业型企业在创建成功企业之前也往往有失败的创业经历,这个可以被认为是准备和前奏曲,如果没有这些前奏曲,也无法产生现在的真正伟大的企业。

以印度宗教的语言来讲,这是“劫”。创业者的此“劫”虽然不会有彼“劫”一样漫长,但是其意义和价值是一样的。“劫”的价值是升级,是涅盘,是进入更包容、更广泛和更高级的系统。每一个创业企业在进展到一定阶段就要突破。

一个创业型企业的创建无异于创世纪,无异于滩涂上盖起高楼——不过从无到有与从一到多仍有重大区别。我抄录了几段《黑客帝国》中先知Oracle和Neo (the One)的对话:

Oracle: The power of the One extends beyond the world. It reaches here all the way back from where it came from. The One的能量远不只限于这个世界,从这儿可延伸到它的来源之处。

黑客帝国的第三集名字叫Revolution革命,第二集是Reload重载,智能机器世界和人类世界的对抗,每一次导致各自世界的升级,就是革命;如果革命没有成功,毁灭的“劫”后重装即是Reload。企业之后所面临的系统升级也是革命!

创业企业的失败经历,都是“劫”,“目的”是为了创建一个更合理、更完美的系统;而现在升级机缘恰好是一个“革命”。



 我们当然要承认黑格尔哲学的“存在便是合理”深刻之处,然而,其理论的虚构性、先验性也是不能否认的。在其整个哲学体系受到质疑的今天,其个别结论当然也还是可以成立的,不过,它们需要重新论证。













本站网址:http://www.china-train.net

(转载务必加上此链接)

来源:互联网
本文为英盛网原创内容,图文已受版权或产权保护。任何公司或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部分或全部,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特此声明。
本文地址:http://www.yingsheng.com/news/75/41745.html

热门标签: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
每天好料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