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理论之母”福列特的先知先觉

来源:英盛网      发布时间:2012-12-04      点击:
说到管理,还得从20世纪60年代以后管理学说起,那时候的管理都能在半个世纪前的一个名叫玛丽•帕克•福列特(Mary Parker Follett,1868年-1933年)女性管理学家身上找到根源。很多人还是对她的了解还是陌生的,但她对管理学的贡献被后来的学者誉为,甚至可与“科学管理之父”泰罗相提并论的“管理理论之母”。在这些后来的学者中,陈春花可算得算上是福列特的一位超级“粉丝”,或许是...
说到管理,还得从20世纪60年代以后管理学说起,那时候的管理都能在半个世纪前的一个名叫玛丽•帕克•福列特(Mary Parker Follett,1868年-1933年)女性管理学家身上找到根源。



很多人还是对她的了解还是陌生的,但她对管理学的贡献被后来的学者誉为,甚至可与“科学管理之父”泰罗相提并论的“管理理论之母”。



在这些后来的学者中,陈春花可算得算上是福列特的一位超级“粉丝”,或许是同为女性的原因,陈对福列特研究更趋全面,且细致入微。



“她的思想超前了半个世纪甚至80年。”身为博士生导师、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的陈春花认为。



说到与福列特的结缘,还得从陈春花的一次研究中的困惑说起,“开始关注这个名字是在研究企业组织管理特性的时候,因为一直对于冲突的理解无法把握清楚,这曾让我深感困惑,而福列特对此做了很好的解答。”陈春花教授说。



偶然发现福列特提出的“建设性冲突”的观点,是陈教授在检索文献的时候。在文献的研读中,她发现包括德鲁克在内的很多著名学者都极为推崇福列特,把其称之为“管理学的先知”。



于是,一股一探究竟的冲动随之而起,陈春花教授便开始试着理解福列特的思想和观点,以此来尝试着思考在早期管理理论中人们所关注的问题及其实质到底是什么?



“这给了我极大的启发,同时也让我更清晰地理解了福列特思想的脉络。她从雇员之间的问题解决理论、参与管理、质量范围和其他基于团队、涉及员工的诊断、分析和寻求解决方案等方面入手,研究领导者和权力的作用,并提出企业组织是一个社会组织而非经济组织等等一系列在今天看来非常重要的思想。”陈春花教授如是说。



事实上,福列特的“未卜先知”已经很好的回答了今天所面临的一些难解的研究课题。比如,福列特很早就分析了在什么情况下,竞争能够变为一种合作,例如贸易联盟是如何形成的。她认为,在某种情境下,竞争者结成联盟并形成一个产业为最终消费者提供最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随之而来的是产生合作信用系统,系统涉及学徒学校的贸易,同产业间管理者的合作和专业联合组织。



在陈春花教授看来,如福列特所写,职业经理人协会的形成和联盟的形成并不是在高度全球化竞争中所产生的一种新理念。“可以说,所有今天人们以为是全新理念的东西,尤其是动态及联盟的想法,不过是福列特观点的一种新的阐述形式。”



可见,福列特的管理思想是历久弥新的,更好地理解福列特的理论,可以指导我们的实践。这便是陈春花这位超级“粉丝”推崇福列特的原因所在。



以下,我们就随陈教授推荐的几个观点一起来探寻“管理理论之母”福列特“未卜先知”的神秘。



建设性冲突



福列特说:“冲突-差异是客观存在的,既然这一点不能避免,那么,我想我们应该对其加以利用,让它为我们工作,而非对它进行批判。”回避冲突或支持冲突的一方,对于管理者来说都意味着某种投机。她认为:“我希望大家暂时将冲突看作是不好不坏的;不带任何道德上的预断去考虑冲突;不要将它看作斗争,而是将它看作观点或利益差异化的表现。因为冲突正意味着差异。我们不应仅仅考虑雇主和雇员之间的差异,还要考虑管理者之间、董事会的董事之间的差异,或者任何可能存在的差异。”



福列特基于冲突的这个看法具有非凡的洞察力,让陈春花第一次认识到了福列特的魅力。



“对于成长于中国文化背景下的管理者来说,如何面对冲突,是一项很大的挑战。”陈春花教授说,长期以来,我们不愿意直接面对冲突,结果导致大部分的组织没有活力,或者从私利出发,介入冲突,进而消灭冲突,结果使组织走向崩溃。“我们不知道冲突本身是一个保持差异的现象,正是因为存在冲突,才使得差异得以保存,进而保存了组织的活力。”



同样,德鲁克对于福列特提出的怎样“运用冲突”给予了高度的赞誉。首先是对冲突的理解。福列特告诫我们不要去追寻在冲突中谁对谁错,甚至不要去问何为对,我们先假设双方都是对的,对于不同的问题双方都可能给出正确的答案,对于冲突的正确运用就是在认同双方利益的基础上,使冲突为双方共同所用,让双方站在对方的立场上去相互理解对方的问题并寻求双方都能认为是正确的满意答案。



冲突管理的最终结果并非“胜利”也非“协商”,而是利益的整合。这正是福列特的“建设性冲突”的思想有着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的体现。



“在今天充满变化并不断发展的大环境中,整合和协同是根本的解决之道,这也是为什么现在有如此多的管理学者在其管理理论中强调战略联盟、协同营销和水平营销的原因。”陈春花教授分析说,借助于福列特的理论,我们可以明确地知道“冲突”的管理方式方法。



福列特说:“处理冲突的方式主要有三种:控制、妥协以及整合。显然,控制是一方战胜了另一方,这是处理冲突最容易的方式,但其效果是短暂的,长期来看并不成功,……处理冲突的第二种方式是妥协,我们对其了解得比较多,因为它是我们解决大部分分歧的方式;每一方为了和平都退让一点,或者准确地讲,为了让被冲突妨碍的活动能够继续进行。……然而,没有人真正想去妥协,因为这意味着要放弃一些东西。有没有其他方法可以结束冲突?目前,另一种方式开始得到承认,有时也会被采用:即将双方的要求整合起来。这意味着我们找到了一种解决方法,它满足了双方的要求,没有任何一方需要牺牲。……整合可能是处理冲突和差异最富成效的方式。”



“福列特所提供的解决冲突管理的这些方法对于很多管理者来说,会是非常及时和有效的,尤其是中国的管理者。”陈春花教授如是说。



企业是一个社会组织



在企业划归的属性上,福列特眼光似乎比他人更为长远——福列特把企业看成是一种社会组织而非仅仅是一个经济或生产组织的观点。



“这是很多同期管理学观点所不能及的,也提前回答了我们今天为什么要倡导企业的社会责任感。”陈春花教授解释道。



企业不仅仅是一个经济组织也是一个社会组织,这就要求企业需要承担更多的经济以外的职责,企业管理者需要更加明确经济责任之外的社会责任,正如德鲁克在《哈佛商业评论》杂志上讨论“新组织”时所说的,“今天合作和社会责任问题可以用福列特‘广义生活’的概念来解释”。在此概念中,一个人的工作被看成是一种社会服务。她认为“管理者是各方利益的整合者”,“最重要的是在企业管理中,‘群体创造性对世界意味着什么?’”,“如果企业不能找到一种更加丰富的视角,去理解统一企业组织的可行方法,它将不能对社会发挥最大功用,也不能巧妙地规范自己,去提供已有的服务。”



福列特提出了职业问题,如专业人员和管理者之间相对忠诚度的区别—专业人员关注对寻求自身工作意义的需求,而非职位升迁的需求。职业认同性和职业突出性问题对管理者来说将被取代,他们必须通过培训保持自身的专业性。同样,她提出了基于合作道德的哲学基础—道德社会,它并不是基于一个人的自身关系,而是基于团队中的成员关系。她很有预见性地提出了这种观点—专家是组织中的领导,他们拥有可以使企业成员之间更容易沟通问题的“团队密码”,这些也是德鲁克非常认同福列特的地方。



而在那个时期,企业仅仅被视为一个商业机构。福列特提出企业不仅是一个经济单元,也是组成社会重要部分的社会机构的观点,显然是格格不入的,用今天的话说,是很不入流的。



但对福列特而言这样的属性划分,不仅仅需要超前的眼光,更是需要一份敢于探索的勇气。她把企业和管理的功能放在整个社会框架之下,并且强调它们对于构建更公正社会本质上的重要性,后者是她一直的追求。



“当今经济主导的社会中,企业成为社会的主体结构,因而福列特强调企业的社会责任有着更为突出的意义。”陈春花教授说。









本站网址:http://www.china-train.net

(转载务必加上此链接)

来源:互联网

本文为英盛网原创内容,图文已受版权或产权保护。任何公司或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部分或全部,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特此声明。
本文地址:http://www.yingsheng.com/news/75/41683.html

热门标签: 管理理论

最新发布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
每天好料不断